地理资讯

脑力训练并不会让你更聪明

在过去的几年里,如果你曾经花过5分钟浏览网页或者玩手机APP,你就会知道认知训练——通常被称为“脑力训练”——已经成为一种最火的自我提升新趋势。 Lumosity,它提供网页式的游戏,这些游戏被设计用来提高认知能力,比如记忆力和注意力。该网站吹嘘他们有5千万的用户量,并且在国内公用无线电台打广告。Cogmed声称是“通过计算机解决由于工作记忆力欠佳造成的注意力问题。”BrainHQ会帮助你“打造自己独特的大脑。”这些产品就像含蓄的或者明确的承诺,脑力训练可以让你变聪明—并且让你的生活更美好。

至今,根据斯坦福大学寿命研究中心和柏林麦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协会公布的声明,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支持脑力训练可以让你变聪明的承诺。该声明由70位世界主要的认知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联名签署,非常明确,毫不含糊。

该团体认为,科学文献并不支持使用“脑力游戏”软件可以改变神经系统的功能、提高生活中综合的认知表现或者预防认知退化和大脑疾病。

该声明也提示说,即使一些脑力训练公司会说“下列是可信的科学顾问,还有与认知训练相关的科学研究记录…引用的文献通常与该公司的科学陈述和他们售卖的游戏仅有一丝联系”。

对于脑力训练产业来说,这是个坏消息,但这并不令人吃惊。不到十年以前,心理学的共识是,一个人的智力,即使不像身高一样固定,但也不容易增加。这一共识映射了一个世纪以来失败的历史——心理学家一直在尝试提出提高智力的办法,却没什么成就。这项实验一致地发现,当人们练习某项任务时,他们会在这项任务上得到提高,也可能在相似的任务上得到提高。比如玩电视游戏,你会在这个游戏,也有可能在和相似的游戏里得到提高,这项研究却说不,你不会在现实生活的任务里得到提高,像你的工作,开车,或者填退税单。

而且,报道里所谓的智力提高,在任何时候都是有待考证的,尤其是需要多少训练量才能达到相应的效果。北卡来罗那大学的研究,“学前早期干预项目”(Abecedarian Early Intervention Project),对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从婴儿时期到5岁的生活进行强烈干预,包括教育类游戏。与此同时,对照组接受社会服务,卫生保健和营养补充。在这项研究的最后,所有的孩子接受IQ测试,实验组的平均分比对照组高6分—从统学角度解释,这是中等程度的影响。

对于智力的可变性的观念在21世纪开始改变。一个主要的推动力是Susanne Jaeggi,密西根大学的一个博士后研究员,现在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教授,他于2008年领导的一项研究,随后连载于美国国家科学院会议记录(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Jaeggi和同事让一批青少年用推理能力完成一个测试,以此来评估“流体”智力—解决新颖难题的能力。

参与者被分配到一个对照组或者一个实验组,实验组的参与者练习一个电脑化的任务,名叫“dual n-back”,这项任务需要一个人控制听觉和视觉这两个信息流(这项任务具有挑战性,难度适中。)最后,所有的参与者接受一个不同版本的推理测试,看训练是否对流体智力有任何影响。

结果令人震惊。实验组不仅在推理测试中展现出更多进步,而且提高的程度足以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密歇根大学研究团队的高级科学家John Jonides,解释道,这里也有一个剂量依赖关系:“我们的发现是,4个星期的训练可以让流体智力产生明显的变化。…我们也证明了,你训练短期记忆的时间越长,你的IQ提高的越多。

这项研究引起了一片轰动。一经发表,多次被引用。Jaeggi的研究现在已经被引用超过800次——对于一个仅发表6年的研究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发现》杂志称这项调查发现是2008年最重要的100项科学发现之一,心理学家Robert Sternberg——超过1500本关于智力的出版物的作者,声称这项研究似乎“解决了通过一些有意义的测量方法来证明流体智力是否可训练的争论。”

并不是所有人都被说服了。事实上,Jaeggi的研究刚发表不久,就成为20个最想被心理学家测试其重复的实验中的第一名。首先,让怀疑者们踌躇的是,公布的智力增加量大到不可思议。像早期启蒙干预项目这样的研究,需要几年的强烈干预才能提高几个点的IQ值。Jaeggi和同事的发现,暗示了仅仅几小时内就可以把IQ值提高6个点。

这项研究也有严重的缺陷,使它的结果难以解释。其中一个问题是,没有安慰剂对照组,即没有一个接受不以提高智力为期望的训练任务组。(与服用药品实验组对比的安慰剂对照组的人服用的是糖做的药丸。)然而,对照组是一个“非接触”组,意味着该组的人们简单地进行两次推理测试,而且在这期间与研究者再无接触。因此,实验组在推理测试中表现变好的可能性,仅仅是因为他们被期待表现的更好,这个可能性不能被排除。更复杂的是,实验组之间接受的推理测试不同;一些参与者接受了10分钟的测试,然而其他人接受了20分钟的测试。最终,Jaeggi和同事们只用一个测试来看智力是否被提高。表示人们经过训练后,在一个推理测试里表现的更好,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变聪明了——这只意味着他们在这项推理测试里进步了。

考虑到这些,我和同事们开始对Jaeggi和同事们的这项研究进行重复。首先,我们对人们进行17种不同的认知能力测试,包括8种流体智力测试。随后我们将参与者分为3个组,三分之一的人进入实验组,练习dual n-back任务,三分之一的人进入安慰剂对照组,练习另一项任务,剩下三分之一的人进入无接触对照组。最终,研究结束时,我们给每个人不同版本的认知能力测试。结果很明显:dual n-back组在流体智力上并不比对照组高。在我们发表了这些结果后不久。另一组研究人员发表了对Jaeggi和同事们进行重复实验的另一次失败。

一项荟萃分析对脑力训练的效果提出了进一步质疑。研究员Monica Melby-Lervåg和 Charles Hulme综合了23项研究结果并发现,没有证据表明脑力训练提高流体智力。(荟萃分析是指聚集多项研究的结果,对统计关系进行更精确的分析——在这个例子中,是分析训练和智力提高的关系。)Jaeggi和同事后来发表了他们自己的荟萃分析,得出了稍微乐观的结论,脑力训练可以提高3到4点IQ。然后,荟萃分析中一项最有利的研究结果表明—那些包括安慰剂对照组—对训练的影响微不足道。在另一个去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被高度宣传的研究里,一个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和企业家Adam Gazzaley领导的研究团队,定制了一个训练老年人玩的电视游戏,名叫神经赛车(Neuroracer)。神经赛车背后的理论是由认知心理学家Lynn Hasher和Rose Zacks最初提出的。Hasher和Zacks在一系列文章里论证了,老年人瞬间失忆症“senior moments”的主要原因—健忘,注意迟钝,以及其他的思维遗失—是精神的“混乱”。就是说,当我们变老,我们更容易被外部世界的东西和不相关的想法分散注意力。

神经赛车的设计用于增强过滤杂念的能力。玩家的目标是在多风的路上控制一辆车,同时用另一只手击落特定的颜色或形状的标识,忽略其他标示。

在他们练习4个星期精神赛车或者一个对照任务之前和之后,Gazzaley和同事给老年人测试记忆力、注意力和其他认知能力,来评估训练迁移—换句话说,来看玩神经赛车是否有什么益处。不出意料,人们在神经赛车游戏里的表现变得更好。事实上,经过训练后,老年人在这项游戏中能够进步到20岁年轻人的水平。而且,研究员声称玩神经赛车能缓和衰老对特定认知功能的影响。但是这项研究也有一些问题。其中一篇评论文章引出了至少19篇与该实验结果和方法有关的文章。和安慰剂对照组比较,训练组在测试前后11个迁移测试中只有3个表现出更多提高。而且,样本规模小,意味着即使这些效果的线索不能被重复,而且实验中,接近四分之一的人被从统计分析中除去。最终,不能证明神经赛车训练让人们能更好地应对现实生活中的任务。这些担忧尽管有制药公司Pfizer 和 Shire的调查支持,Gazzaley和同事们已经在申请一个基于神经赛车的新游戏的FDA许可。Gazzaley在一次演讲中解释说,这个游戏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指定的电视游戏。”

底线是,这里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商业脑力游戏能提高一般认知能力。但是,带着希望进行脑力训练不是更好么?即使不能达到预期,也许科学家有一天会发现它有深远的益处?答案是否定的。科学家已经证实,提高认知功能的活动,以及花在脑力训练上的时间,你可以用在其他事情上。比如说体育锻炼。在一系列研究中,伊利诺伊大学的心理学家 Arthur Kramer 已经令人信服地阐明了,有氧运动提高认知功能。其他的活动是简单地学习新事物。流体智力很难改变,但是智慧的“结晶”—一个人的知识和技能—可以改变。学习如何弹钢琴或者做一道新菜,你就可以提高你智慧的结晶。当然,脑力训练也并不免费。根据一个推测,2014年,人们会在脑力训练上花费13亿美元。

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得出脑力训练是否有任何益处的结论。可能人们可以通过脑力训练,学习确实在现实生活中有用的技能。举个例子,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心理学家Karleen Ball和她的同事表明一种被称为“有用视角”—一个人可以注意信息的空间区域—通过训练可提高驾驶水平。但还需要澄清的是,脑力训练不是魔弹,而且那夸张的宣称可以快速提升智力完全是错误的。关于脑力训练产业,科学界的声明总结道,“在得出确定的结论(关于脑力训练)前,需要更多研究。”直到现在,花费在脑力训练上的时间和金钱,说不定,是种浪费。

本文来源:环球科学-科学美国人中文版作者:David Z. Hambrick